汽车人「新造富运动」,百万富翁量产背后-盖世汽车资讯


头图来源 | Pexels

程序员、字节跳动、财务自由、卸任、28岁。2020年,郭宇在社交媒体上发出的一封包含有上述关键词的卸任信在互联网世界迅速沸腾。

作为在2014年就重新加入字节跳动的程序员,随着公司估值从5亿美元涨至750亿美元,凭借分给的期权价值,他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

过去十几年,互联网公司轮番引发造富狂潮,并在一夜间诞生了大量的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以往必须十几年甚至几代人漫长的财富积累过程,开始浓缩到了短短几年间。

通过“打零工”暴富这件事似乎已经从一个小概率事件变为一个群体的派对,而期权也开始变为人们眼中财富权利的入场券。在互联网背景下蓬勃发展的造浪潮,沿用了这个行有效的留住人才的方法。在这场创业长跑里,让员工能够与创始人同频共振,患难与共,也寄希望于在日后胜利的时刻,共同共享财富。

不过现实故事是,随着新造公司的相继上市,有人等来职业彩蛋被突如其来的财富扔中,有人未能及时赶得上这趟财富列,也有人在漫长的等候中,选择了提早“下”。

“遍地”百万富翁

2019年,360董事长周鸿祎在一次访谈里探讨实现财务自由的方法。在他看来,靠打工永远无法实现,只有参予创业,然后靠资本去赚,最后再分得一杯羹,才是实现财务自由的唯一途径。

虽然距离财务自由还很远,但在蔚来员工蒋文眼中,3年前重新加入蔚来并且坚决留下,已经算得上是赚得了“打工人”的第一桶金。

2018年年初,完结了在英国的求学生活,蒋文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作,简历投了一圈,他接到了来自蔚来的橄榄枝。彼时,新造风口里初创公司扎堆涌现,蒋文对蔚来的理解并不多。即便成为正式员工,获得了公司免费送的2000股期权,蒋文也“没什么感觉”。因为公司处于早期,未来前景尚不可知,如果无法上市,这些象征着财富的股票不过是空头支票。直到2018年秋天,蔚来成功在纽交所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并成为国内第一在美IPO的新造公司,蒋文才意识到“还是有意义的”。


来源:蔚来官方

不过还没等到关卡到手的财富,蔚来刚上市,股价就遭遇重挫,持续暴跌。在外界口中蔚来最好的2019年,其股价年度跌幅更是达到88%。

蒋文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股票从6.26美元的发行价渐渐逼近1美元,这意味著持股员工市值大幅缩水。“不少人都说蔚来要完了,最快半年最慢一年,就连客户都问我蔚来是不是要破产了。”即便如此,蒋文还是选择留下来。除了股票的因素,“公司还在坚持推新,做到各种事情,肯定朱不了。”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自由选择在低谷坚守的老员工们就换取了真金白银的报酬。

2020年,随着拿到合肥政府70亿元的“救命钱”,取得器官移植的蔚来渐渐完全恢复了元气,资金、产能问题都以求解决问题。蔚来的股价也一路水涨船高,从一年前的3美元,一度涨到66.99美元。

由于蔚来员工广泛股权,随着股价上涨,堪称“遍地”百万富翁。

据内部员工介绍,持股2000股基本是蔚来员工的标配,蒋文也体会到了“坐地成为百万富翁”的感觉。

和一年前公司内部大维持无言的默契比起,对于此时的蔚来员工而言,股价早已沦为无法忽视的不存在。作为蔚来董事长,虽然李斌认为将重心都放到股价的下跌上,“并不是一个好现象”。但随着蔚来从3年前的60亿美元市值,变为如今多达4000亿元的新能源巨头,其个人身价也上涨了10倍,超过了百亿级别。

据TigerESOP统计,2020年,李斌财富一度达到758亿元。截止2020年末,蔚来对7位高管授出了合计1000.96万股股权激励。按照当前股价计算,以上7位高管获得股权激励总市值高达28.49亿人民币,平均每人被激励的市值高达4亿元。


蔚来的12位敲钟者来源:蔚来官方

在新造股价和销量齐飞的2020年,好比是蔚来,不少入行早的新造老兵们,都通过期权扣响了财富的大门。

今年年初入职小鹏的肖伟没有赶上“好时候”,到了公司他才找到,早在2015年、2016年入职的同事全都手握期权。2020年,小鹏成功上市,同组瞬间诞生了至少3个千万富翁,1个亿万富翁。

作为股权激励的老手,根据老虎证券ESOP的数据,近十年来,特斯拉发布的股权激励总规模超过了1.96亿股,现价市值达到了1200亿美金,折合人民币8000亿元。

虽然表面上特斯拉掌门人马斯克的年薪只有象征性的1美元,但随着特斯拉业绩的攀升,其解锁了总规模高达2026.4万股的期权奖励。经过拆股,这2千多万股期权已经变成1.01亿股。根据老虎证券ESOP的数据,行权价为70.01美元/股,按照9月22日特斯拉751.94美元/股的收盘价计算,马斯克如果将这部分股权激励全部行权,将净赚688亿美元。

“没什么可酸的”,肖伟感慨,“早期敢入职新造的人堪称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冒着相当大风险、需要很多勇气”。他总结称,想靠公司上市暴富,要么去得早,要么很有能力,“很玄学”。

期权沦为标配

在新造阵营里,随着头部公司相继登岸资本市场,并可谓了诸多财富故事。为了觅年轻人,后来者们也将激励员工的承诺在一开始就纳入薪酬体系中。

今年7月,小米团队正式启动招聘,其股权激励措施也随曝光。

据36氪独报道,小米将授予员工独立的公司期权,分5年发放完毕。一时间,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小米打工互惠话题下涌进大批辩论者。

未能赶上此前造富浪潮的从业者,似乎看到了新的希望。在一条声称已经拿到小米offer的帖子下,聚集了来自特斯拉、蔚来、理想、长城等企的员工,不少人在谋求“上”的机会。


来源:某职场社交平台

两个月后的打工数据似乎应证了这场抢人大战的顺利。

9月1日,小米正式宣布正式成立。

据官方称,小米已经收到了2万份履历,而月录用的仅有300人,录取率为1.5%。

当小米在圈沦为一个稀缺标的,在主机厂从业多年的刘石洲对此并不车祸。在他看来,小米开出的薪酬条件不仅比传统主机厂低,甚至高过新势力。

而最吸引人的,还是小米的上市前景,“不少人都是逃着早期股票去的。”自律企也在今年狂撒红包。7月,吉利发布“共同富裕计划”,8月30日正式通过了一项股份奖励计划。具体来说,该计划涵盖了10884名鼓舞对象,并向其颁发1.67亿股股份。本次受到股权激励的员工占到总员工数的28%,以8月30日当天吉利股价26.90港元/股计算,本次奖励计划人均可得到1.5万股,折算41万港元。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长城的股权激励计划也月落地。2021年,长城计划颁发8784名员工3.97亿股股份。颁发对象占到企业员工总人数的16.89%,包括了在长城供职的高级管理人员、公司有限公司子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公司(不含有限公司子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业务)骨干。


来源:长城

当期权激励沦为一种标配,在外资主机厂任职多年的陈昭忍不住感慨,几年前同行相互吐槽的夕阳产业,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一下子又变为了朝阳产业。”

据第三方求职平台数据,2021年以来,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等造企业聘用岗位数量、求职者注目热度持续攀升。其中,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软件工程师、销售、用户运营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

同时发生变化的,还有薪资水平。数据统计,造新势力得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比起去年同期下跌21.6%。而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甚至能超过百万以上。

是福利也是枷锁

当员工和公司的利益密切捆绑在一起,除了漫长的行权时间,想要在“财富游戏”中顺利闯关,仍需要通过多个严苛的关卡条件。

虽然蔚来采行“财散人凝”的股权分享方式,但与此同时,仍有适当的“关卡期限”。

蒋文称之为,根据蔚来的规定,所有员工的股权激励的25%在授予日后的12个月内归属,其他的75%将在后的36个月内按月分期归属。“也就是说,期权全部获释,必须花费4年”。

根据36氪此前的羞报道,小米的变现方式则有两种,一是通过常规的上市地下通道,二则是按照约定的业绩里程碑还清期权,三个里程碑分别为:新上市、年销量超过50万辆、年销量多达100万辆。

业内人士分析称,从目前小米给出的期权所求誓约来看,已经考虑到了上市与否的不确定性。也就是说,即使上市时间宽或是不上市,员工也可通过完成里程碑而所求手中的期权。在三个里程碑中,其中达到年销100万辆,则可以将已经成熟的全部期权外币成小米股票或者等值现金。但对于一个建新势力来说,年销百万辆并不是易事。当今最畅销的电动品牌特斯拉,2020年也总共交付了将近50万辆电动。


来源:小米官方

理想也将CEO期权鼓舞计划与交付给目标绑定。今年3月9日,理想发布2021年股权激励计划,当理想在连续12个月内交付给的辆总数超过50万辆时,李想要将关卡第一批期权;当这个数字上涨为100万辆、150万辆、200万辆、250万辆和300万辆时,李想要将关卡先前五批期权。

今年1-9月,理想总计交付给量为5.53万辆,距离李想的初级KPI50万辆仍有不小的距离。


来源:理想

对于企业来说,设置期权的初衷无疑是更有和激励人才,提升公司的竞争力,打造利益共同体。

在人力成本高昂的今天,为了解决问题人的问题,不少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更是在正式成立初就将其写出入员工的薪酬制度中。

在阿里供职P7的陈山河看来,互联网公司所以使用期权,也是在节约现金的条件下,提高薪资的竞争力,“并且这种奖金递延的感觉,最能留住人。”

但并非所有的员工都接纳这种承诺。在威马前员工王蒙眼中,期权更看起来老板画的“大饼”,可望而不可及。在一次以团建为名义的股权激励会上,威马和早期员工签定了期权协议,王蒙也是其中一员。“这意味著,未来几年,我能够以折扣价格,向公司购买一定比例的股份,正式沦为公司的主人。”

2020年年底,威马提出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一个月后,其宣告已完成上市辅导,不具备了上市申请条件。彼时,在接受采访时,威马创始人沈晖给出公司目标估值不止302亿元的说法,让王蒙已经开始憧憬自公司上市时的造富场景,“靠手里的期权也能净赚一笔”。

不过看起来只差临门一脚的上市路却并非坦途。

今年4月,有消息称之为威马已暂缓在科创板IPO的申请。王蒙表示,外界普遍认为主要是监管评审日趋严苛的原因,而威马和吉利的官司在知识产权上仍有争议。在尚未有具体消息的漫长等候中,王蒙觉得自己对于公司的信心和冷静也被逐渐消耗只剩,即便手里的期权不会因此变成一张废纸,他还是选择了辞职。

当王蒙走来看,这张“大饼”的玄妙处在于,当公司以期权的形式将员工变为名义上的股东,自己就不得不以创业的心态去工作,甚至拒绝接受加班且低薪。“对于老板而言,他能以非常小的成本,获得可以无限使用的劳动力”。当老王在互联网公司工作6年,并已经上升到令其不少人艳羡的职级,他同样找到,押宝的过程中遍布了各种风险,且成功率很低。比起可以同时下注的风投,“只要有一个成功就够了,而员工必须四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allin一初创企业,可人生又有几个五年?”

靠期权暴富的时代过去了?

过去十几年,因为行业的特殊性,互联网行业似乎成为暴富的最优解。随着以互联网为背景的造潮兴起,在已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造富运动”后,人们也告别了最初的疯狂。

相比下,现阶段的小鹏,职级超过P6公司会给2000股的股票,只有P7以上,才能基本上覆盖面积。

在肖伟显然,“超过P7本身就不更容易”。在小鹏内部,P7对应专级别,能够管理30多人的团队。谈起手中的期权,小鹏员工程阳表现得异常安静,“没有财富自由的故事,现在已经没上市前疯狂了”。

上市前,小鹏实施全员股权,不过根据级别和入职时间,每人所持股份各不相同。此前据《财经》报道,小鹏员工广泛持股2000股左右,企业中层的持股比例较大,一些企业中层甚至是普通员工持股比例的20倍,达4万股多。


来源:小鹏

并且,从2019年年底开始,小鹏开始为上市做打算,对员工普遍取消了年终奖并承诺以期权形式进行缴纳,开展了1.5倍-2.5倍的扩股。

如此一来,原来持有人2000股的普通员工,经过扩股后则至少可以拿到3000股。按照上市当天的收盘价21.22美元/股来计算,一名普通员工手中的股票可变为6.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0.7万元);而中层则至少可获得约12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21万元)。

不过眼下,百万富翁的故事少又少。程阳给自己手中10万元的期权算了一笔账,按照公司的行权规定,分四年萃取,一年可提取的期权金额仅和一个月的工资相当。

没了“暴富”的期待,期权激励自然也难以沦为觅年轻人的手段。程阳忘记,自己进职时,员工号码已相似2万,而目前公司在职员工,仅有1万人出头。“就看起来互联网企业,离职率还是很高,大平均值也就待一年半左右。”

当身边70%的同事都被新造挤到,仍在传统企工作的邱天也总是会接到它们递来的橄榄枝。除了给出远超过传统企2-3倍的工资,期权激励也几乎是各的标配。在邱天显然,这些虽然是一笔不小的资产,但却并非职业生涯中的全部考量因素。如果只是福利,他反而认为传统企更为稳定可靠。“新造虽然使出阔绰,但免费加班费也被包含在了高昂的工资中。”

作为从业经历并不算久的年轻人,邱天认为传统企的工作内容“输入输出兼具”,而在新造,“就只有输入”。试镜过几次后,他还是决定留下来自学更多的东西。

同为行业里的亲历者,陈山河也见证了朋友自由选择加入创业公司,然后通过期权变现累积数千万财富的经历,“不过这个基本全靠运气”。在他看来,“A股4000只中选20个都难以选准,更别说在市场成千上万的创业公司里,精准地遣中下一个腾讯、阿里。”现实是,这个牵动着无数利益链条的职业彩蛋仍有巨大的不确定性。

2020年11月,有近40%员工持股,被称为“史上仅次于造富运动”的蚂蚁金服IPO计划忽然取消。在这后,不少公司也相继宣告取消赴美IPO计划。“没有什么是永远平稳的。”陈山河感叹道,想要获得超额的收益,自然不会预示着巨大的风险波动,“钱还是很难赚到的。”

(注:为保护受访者,文内部分成化名)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