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马斯克舌战Waymo 自动驾驶汽车“房间里的大象”初现

最近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社交媒体上与Waymo的隔空大喊再次把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推上前台,方向盘到底要不要由人掌控?这头房间里的大象没有人不愿提到,看上去看起来无人关注。实际上,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发展的过程中,方向盘才是一个关键性安全因素,很可能会引起极大的安全隐患,妨碍自动驾驶汽车的持续发展。

马斯克与Waymo社交媒体论战凸显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方向盘安全问题

马斯克与Waymo都无意中间接地提到了方向盘的问题。Waymo宣告在美国亚利桑那州首府及仅次于城市菲尼克斯郊区不用司机展开自动驾驶汽车分享服务,其明显本意就是把Waymo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能力向前推进一大步,载人的同时车上却没司机。通常情况下,自动驾驶汽车不会有一个后备司机(或称安全司机)坐在驾驶员座椅上监控AI人工智能系统开车,如果自动驾驶系统中断或遇上无法处理的驾驶员情况,后备司机可以及时处理驾驶员操作者。

可以说,Waymo的措施非常大胆,但确实指出了Waymo对自动驾驶系统的自动驾驶能力有充分的信心,这不仅对Waymo,甚至对整个自动驾驶行业而言,都是向前迈出的最重要一步。但如果这种巨大的飞跃最终带来的是自动驾驶汽车发生车祸,涉及受伤甚至丧生的事故,有可能引发的社会舆论反响必然强烈,阻塞效应不仅会成为Waymo的黑点,似乎也会使整个自动驾驶领域陷入困境。

乍一看,自动驾驶汽车关键性安全问题是有无后备司机,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实质。这场马斯克与Waymo论战中,方向盘才是最更容易被大家忽视,不被注意的问题核实。为什么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方向盘不会带给不曾被意识到的危险,方向盘是如何在最先进的自动驾驶技术中潜在地妨碍自动驾驶汽车发展?

零干预论战

让我们从马斯克和Waymo之间论战开始。针对Waymo的声明,马斯克10月8日发推表示:“Waymo的技术令人印象深刻,但它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解决方案。特斯拉的方法则是一种通用的解决方案。最新的版本能够实现零干预驾驶员。我们将在几周内公布有限功能的Beta测试版。”

上述推文可以这么解读,马斯克首先声称,Waymo积极开展自动驾驶上下班服务始于特定地区,即菲尼克斯,因此被认为是“高度专业化”的方案。简而言之,马斯克一向抨击自动驾驶汽车要依靠详尽的区域数字预绘地图,同时反感认为这种地图是不必要的辅助工具。这里做个非常简单地说明,有人指出,如果AI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系统能够在没有特别绘制的数字地图辅助下驾驶,就可以断言类似于人类驾驶员。即一名司机不需要详细的地图就可以开车,并且可以很容易地在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开好车。反方的观点则认为,如果自动驾驶汽车依赖详细的钢架数字地图,这意味著AI人工智能将无法在尚未接受这种专业和深度地图自学的地方完成自动驾驶。

因此,这些自动驾驶汽车并不是“标准化”解决方案,而是依赖预绘地图,从而有可能把特定的AI人工智能驾驶系统容许在可以驾驶员的地方。反方的观点则是,这种详尽的数字地图不可避免地会不会普遍存在。还有一种观点则认为,与没有预绘地图比起,用于预绘地图驾驶很有可能是一种更安全的驾驶方式。此外,自动驾驶汽车有时会通过定义运营设计域(ODD)展开部署,这是L4级自动驾驶汽车的一部分,即制造商已将其确定为可以在特定域(例如等价的地理边界)内以及天气涉及的范围内运营,例如大雪不能运营、只是白天运营等命令。

但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是指AI人工智能几乎自动驾驶,驾驶员过程中无需任何人辅助。无人驾驶的自动驾驶汽车才被认为是L4级和L5级,必须司机共同驾驶的自动驾驶汽车通常被指出是L2级或L3级。共同完成驾驶员工作的汽车被称作半自动驾驶,通常包含多种称为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的自动可选套件。

目前全世界还没超过真正的L5级自动驾驶汽车,我们甚至不知道否有可能会最终实现,也不知道必须多长时间才能实现。类似Waymo之类的向L4级自动驾驶努力发展正通过非常小的选择性公共道路试验更有一些注目,尽管否允许进行这种测试本身也存在争议。同时,对于那些仍需要司机的半自动驾驶员汽车,重要的是必须提醒公众不要阻碍司机,不论是L2级还是L3级自动驾驶汽车,都无法误认为司机的注意力可以离开驾驶员工作。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及其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以及自称为FSD几乎自动驾驶套件目前也是L2级,特斯拉司机仍需要全程负责管理驾驶员不道德,但特斯拉的宣传以及用词似乎并没有警示潜在的危险,因而受到了自动驾驶领域人士的严厉批评。使用这些功能的司机们往往觉得特斯拉的技术过于强劲,认为ADAS可以比实际做到的更多。

回到马斯克的推文,他再次自以为是并大胆地声称特斯拉的方法将是一种标准化解决方案, 并在驾驶员过程中构建“零介入能力”,即不需要司机,无论是后备司机还是安全司机。同一天的另一条引文中,马斯克还回应:“我们的新系统甚至能够在从未去过的地方驾驶员。”他继续夸口,对即将推出的“受限功能beta正式版”做出允诺,吃瓜群众被绑住了胃口,同时也受到了业内专家的普遍抨击,因为尚未获得证实,这些言论本质上与幻想无异。

马斯克发推后旋即,Waymo便对此道:“是的,我们擅长于零介入驾驶员。看看我们的方向盘标签。”推文配图风骚,显示方向盘轮辐写出着“请不要把手放到方向盘上”,不言自明,Waymo Driver始终控制驾驶。Waymo把AI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系统称作Waymo Driver,主营业务并不是自动驾驶汽车本身,而是AI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系统,Waymo Driver最终能够顺利应用于任何合适的自动驾驶汽车。Waymo对此推文显著反驳了马斯克的观点,并不是马斯克所说的特斯拉才是唯一需要实现“零介入”驾驶的汽车,而且Waymo还用风骚的配图说明,它们现在正大力地回头在零介入的道路之上。也许Waymo这么说并没有意识到方向盘的潜在安全隐患,否则会用吸人眼球的方式驳斥。现在是时候打开潘多拉魔盒,仰视问题的核心了。

深奥的方向盘

毋庸置疑,方向盘非常重要。早期的汽车使用操纵杆掌控方向,随后逐渐让坐落于方向盘。方向盘的尺寸故意弄得很大,从而减轻转轮时的用力。动力转向随后出现。现在,方向盘出了一种相对标准化的装置,使驾驶员汽车变得更加非常简单。美国联邦法规对汽车方向盘获取了非常详细的规范,美国交通部(DOT)和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是制订和更新联邦机动车安全标准的重要政府机构,其中还包括普通方向盘的涉及标准。

简而言之,本质上,一辆汽车必有方向盘,同时必须符合相关规定。那么,问题来了,自动驾驶汽车应当有方向盘吗?

极端观点指出,一辆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不应当有方向盘,也不应当有任何驾驶员掌控装置,如油门和刹车踏板,如果自动驾驶汽车里面有驾驶员掌控装置,基本上是告诉他乘客可以驾驶员汽车。但是L4级和L5级自动驾驶汽车基本假设是AI人工智能负责管理驾驶。的确,如果自动驾驶汽车问世,美国每年因车祸死亡4万人、受伤250万人的数字都会大幅增加,甚至一回合。这不正是因为自动驾驶汽车不另设控制装置而不容许任何人驾驶员吗?对于那些正在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人来说,现在是支持AI人工智能驾驶系统应用于到没有方向盘的汽车,还是有方向盘的汽车呢?

实际上,未来应该不会是不是方向盘的自动驾驶汽车。尽管现行的美国联邦法规通常禁止没方向盘汽车上路行驶,但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允许值得注意,可以申请豁免。自动驾驶汽车领域人士多次敦促,要求改动相关法规,拒绝接受并假设汽车不一定非要有方向盘。因此,不必申请人免税,新标准规定汽车可以选择性地有方向盘,而不是强迫必须要有方向盘。

很明显,现如今几乎所有汽车都有方向盘,如果研发AI人工智能驾驶系统,用常规驾驶员掌控功能的传统汽车相对更容易,而不是等候缓慢经常出现的未来自动驾驶汽车。另外,有方向盘的传统汽车的另一个优点是,可以很容易地用于后备司机。在传统汽车上只用减少自动驾驶传感器和其他传动设备,很更容易地确保司机可以驾驶车辆。如果没有方向盘和其他驾驶员掌控装置,一辆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就无法使用后备司机,尽管也有新的设计可以让方向盘和踏板在不必须的时候“消失”在视野中,而在有人驾驶员时经常出现。

如果将AI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到一辆日常使用有方向盘的传统汽车上,意味着有可能出现两人同时驾驶的情况。假设一辆传统汽车正用于自动驾驶,并且已经增加了自动驾驶技术以及诸如摄像头、雷达、激光雷达等传感器,同时驾驶员座椅不能被乘客用于,乘客不能躺在后排乘客座椅或后排座椅。乘客躺在这样的自动驾驶汽车上,可以目睹方向盘的神奇表演,如果有乘客突然要求使用方向盘,问题就出现了。有可能你不会说没有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特别是如果车里有具体的标志警告不要触摸方向盘。当然,每个人都会遵守这一法令,并意识到不遵守这个禁令的严重性。

举一个例子,不足以解释尽管身处自动驾驶汽车,人们仍会选择使用方向盘。有人坐在自动驾驶汽车却担忧AI人工智能驾驶方式,有时会认为自动驾驶汽车即将撞上另一辆汽车,因此此不会伸出手转动方向盘,期望可以避免所认定的即将发生的车祸,而不告诉AI人工智能要做什么操作者,也许AI人工智能可以完全意识到必须防止前面的汽车。似乎,如果自动驾驶汽车里仍然有方向盘,同时可以正常工作并没断开连接,那么尽管有任何种种建议,但人们仍会尝试使用方向盘。

房间里的大象

实际上,对于AI人工智能和司机都能驾驶的自动驾驶汽车,在改向控制命令方面已经出现了对与错的问题。通常指出,一旦司机进行转向操作者就不会接管控制权。你可能会争辩说道,AI人工智能能检测不恰当的改向操作,可以选择忽略,拒绝把转向指令传递给汽车实现实际的转向功能,但这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这才是两个司机同时陷入困境的症结所在。除了那些已经用于了省略(或完全隐蔽了)方向盘和踏板的专用汽车,自动驾驶领导的几乎所有人都要面对着两个司机的问题,因此,最终的解决方案基本上只何谓AI人工智能,而排除任何人为驾驶员干预。

对于方向盘控制权的争夺将是隐藏在自动驾驶行业中那头大象,像一只无形的手,把我们每天在驾驶员生活中所使用的憧憬平凡的方向盘变成了一个令人困惑的难题。毫无疑问,一旦经常出现负面事件并诉诸于法律,汽车制造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和自动驾驶车队运营商,所有这些自动驾驶生态中的各各环节几乎不可避免身陷法律纠纷。

所以我们热切地期望,我们可以避开所有这些大麻烦,避免被那头大象侵犯。自动驾驶汽车的更多消息,若无注目先前报导。(来源:Forbes 编译:黄永芬)

推荐文章